王利明:違約中的信賴利益賠償
2019年10月17日      ( 正文字號: )
[ 導語 ]
      違約中的信賴利益損失是指因一方合同當事人不履行或不適當履行合同,造成對方當事人因信賴合同能夠履行而遭受的相關費用損失,主要包括締約準備費用、締約成本、機會損失等。在司法實踐中,對于當事人在合同履行階段是否存在信賴利益,以及一方違約是否應當賠償信賴利益損失,賠償的范圍如何界定等問題,一直存在爭議。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王利明教授在《違約中的信賴利益賠償》一文中,討論了違約中的信賴利益賠償相關問題,為完善我國民法典的合同編提出了極具價值的建議。
一、違約中信賴利益賠償的特點

違約中的信賴利益賠償具有如下特點:第一,此種利益損害發生于合同生效后的履行階段。第二,當事人對合同的履行產生了合理信賴。第三,此種信賴利益損失是因另一方的違約行為而造成的。第四,保護信賴利益的目的是使當事人處于合同從未訂立的狀態。兩大法系認可違約損害賠償的基本原則是完全賠償,我國規定的違約賠償包括實際損失和可得利益的損失,但在很多情形下主張履行利益損失的賠償可能面臨許多障礙,只有通過信賴利益賠償,才能達到充分救濟非違約方和懲戒違約方的目的。

二、信賴利益賠償的理論基礎

(一)充分救濟非違約方的損失

期待利益在賠償中面臨諸多障礙,完全以期待利益作為賠償的標準在某些情況下可能喪失可行性或正當性,對期待利益的保護并不一定有利于非違約方。其一,期待利益損失的確定在實踐中常遇困難。然而,在違約發生以前,非違約方通過準備履行或部分履行而已經支付的費用則不難證明。其二,某些情況下,非違約方因信賴合同將要履行而付出了巨大代價,這些花費甚至超過了期待利益。

(二)維護當事人之間的協作關系

國內外學界逐漸認識到合同法不只是調整單個的交易關系,其在某種程度上具有組織社會生活的功能。合同法此種功能的轉變,為合同履行過程中信賴利益的保護提供了制度基礎。

(三)保護交易安全

在市場交易中,一方的行為使得另一方產生合理信賴,此種信賴即為交易安全的體現。如果信賴的一方在實施行為時是善意且無過失的,而法律對于此種利益不予保護,則可能危及交易安全。

三、信賴利益賠償的適用范圍

我國民事立法一直沒有對信賴利益賠償作出明確規定,但從具體規定來看,我國存在對合同訂立階段信賴利益保護的制度。例如《民法總則》第157條第2句規定,民事法律行為無效、被撤銷或者確定不發生效力后,“有過錯的一方應當賠償對方由此所受到的損失”。再如,《合同法》第42條規定的締約過失責任和《民法總則》第171條第3款的損害賠償也是信賴利益賠償。

應當看到,上述規定主要是對合同訂立階段信賴利益的保護,而不是對合同履行階段信賴利益損失的救濟,但我國審判實踐一直為合同履行階段信賴利益損失提供保護,主要包括以下四類案件:第一,履行利益模糊難以計算。第二,因一方不履行直接造成信賴利益的損失,支出大量實際費用。第三,因違約方的欺詐,導致非違約方的信賴利益損失超出了履行利益的損失。第四,狹義無權代理中,無權代理人賠償相對人因信賴其為有權代理而遭受的損害。

四、信賴利益和履行利益的關系

(一)信賴利益和履行利益能否同時主張

原則上,信賴利益賠償僅在權利人不能證明他能從合同履行中所獲得的利益時才會被予以考慮,信賴利益損失和履行利益損失不能同時得到賠償,其理論依據有三條:第一,兩者賠償的方法和目標不同。前者是使受害人處于合同從未訂立的狀態,而后者是使其處于合同得到履行的狀態。不可能通過兩種賠償使非違約方既處于合同已經履行又處于合同從未訂立這兩種本身即有矛盾的狀態。第二,如果允許同時賠償,則可能導致賠償過度。非違約方為了獲得利潤就必須支出一定的諸如廣告宣傳等費用,在賠償時,不能既賠償其利潤(履行利益)又賠償其成本(信賴利益)。第三,同時賠償違反了違約責任中可預見性規則即違約方僅賠償其在合同訂立時可以預見到的非違約方的損失。

(二)信賴利益和履行利益能否擇一主張

在特殊情況下,非違約方可能難以證明履行利益損失的存在或數額,此時就需要通過救濟信賴利益來充分保護債權人的利益。因此,在違約行為發生后,允許非違約方在信賴利益損失賠償與履行利益損失賠償之間做出選擇,有利于消除因單純保護履行利益而可能給非違約方帶來的不利。并且,對合同履行中的信賴利益損失予以救濟也有利于維護市場經濟中的信用關系,也是誠實信用原則的體現。

(三)信賴利益賠償原則上不能超過履行利益賠償

對信賴利益的賠償進行限制,要求其原則上不得超過履行利益,主要是基于如下理由:第一,對履行利益進行保護能夠充分地維護當事人的利益,以防止非違約方不當轉嫁合同風險。第二,如果信賴利益損失超出履行利益損失,表明此種損失不是違約方的行為造成的,其可能是因市場價格波動,或者是非違約方前期投資過度等。第三,獲得履行利益是當事人雙方訂立合同所預期的最好的狀態,最充分地體現了當事人的意愿。但是此原則也存在例外情況,其一,在履行利益本身存在不確定性的情形下,很難將信賴利益損失的范圍限于履行利益損失。其二,在違約方涉嫌欺詐的情形下,信賴利益損失可能高于履行利益損失。其三,為獲得履行利益而支出的成本和費用,在合同不虧本時通常應予以賠償。

五、信賴利益賠償的具體內容

一般認為,信賴利益的賠償應該包括如下幾個方面的損失:

(一)非違約方為履行合同而實際支出的費用

能夠得到救濟的非違約方費用支出應當符合如下條件:一是這些費用是合同生效后為履行合同而支付的費用;二是此種費用支出應當是信賴合同能夠履行而支出的費用;三是這些支出的費用應當是必要費用且能夠通過合同履行得到補償。

至于非違約方為訂約而支出的費用,不應包括在損害賠償范圍內,因為此種費用的支出不是違約行為引起的,不屬于違約責任的救濟范疇,應當屬于締約過失的信賴利益損失。

(二)因支出上述各種費用而損失的利息

因非違約方費用的支出而遭受的利息損失,應當以非違約方所支出的費用為計算基準,不限于必要費用支出,但不應當包括非違約方因訂約機會喪失而遭受的損失,原則上也應當遵循信賴利益損失不得超過履行利益損失的規則。

(三)因喪失訂約機會而遭受的損失

機會利益的喪失也屬于非違約方所遭受的客觀損失,應當獲得法律救濟。當然,由于機會利益的喪失具有不確定性,在對其提供救濟時應當進行必要的限制,如要求非違約方能夠證明其客觀上具有相關的訂約機會,此種締約機會損失具有確定性等。



(助理編輯:廖涵,本文為中國民商法律網“原創標注”作品,如需轉載請聯系后臺獲得授權。)



參考文獻:《違約中的信賴利益賠償

[ 參考文獻 ]

本文選編自王利明:《違約中的信賴利益賠償》,載《法律科學(西北政法大學學報)》2019年第6期。
【作者簡介】王利明,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中國民商法律網授權學者。

[ 學術立場 ]
24
49%
25
51%
發表評論
推薦閱讀
2019年全年12期《最高人民法院公報》裁判摘要匯覽
2019年全年《最高人民法院公報》共出版12期,共刊登典型案例(含裁判文書)38篇,值得同類案件參考借鑒。
顏雪明:樓花抵押的物權效力
對于樓花抵押而言,抵押貸款合同一經登記,抵押權即有效設立,而不應對此就預告登記與本登記作無謂的區分。
孫鵬:金錢“占有”非“所有”
金錢的高度可替代性并不必然排除其特定性。應突破“占有即所有”之觀念,重塑金錢權利流轉的規則。
熱門排行
學術公告
問答集錦
相關文章
本期評價
2個贊
0個踩
敬請關注中國法學會民法典編纂項目領導小組組織撰寫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民法總則專家建議稿(征求意見稿)》

編輯:廖涵

向編輯提問:

分享

掃二維碼
用手機看民商
用微信掃描
還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國民法學研究會
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重點研究基地
中國人民大學民商事法律科學研究中心

本網站由王利明教授創辦并提供全部運作資金 Copyright◎2000-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05066828號-27 
E-mail: [email protected]

彩票开奖查讯